港大等团队新研究:香港5月前出现4-7个新冠超级传播事件
2020-09-20 06:01:00 澎湃新闻网
在此前的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SARS-CoV)和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MERS-CoV)中,超级传播事件(SSEs)是感染流行的特征之一。然而,对于新冠病毒(SARS-CoV-2)来说,超级传播事件在多大程度上参与了传播目前尚不清楚。但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超级传播可能是COVID-19的一个典型特征。 近日,顶级学术期刊《自然-医学》(Nature Medicine)在线发表了由中国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法国巴斯德研究所的研究人员联合完成的一项研究,题为“Clustering and superspreading potential of SARS-CoV-2 infections in Hong Kong”,分析香港地区的新冠聚集性感染和超级传播的发生率。
{{今日股票}}
这篇论文的通讯作者为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世卫传染病流行病学及控制合作中心的吴蓬(Peng Wu)。 利用2020年1月23日至4月28日期间在香港确诊的1038例SARS-CoV-2病例的接触者追踪数据,研究团队确定并表征了所有当地感染聚集。他们发现,其中309个病例来自51个聚集性感染。
{{东财}}
最大的聚集性感染包含106个病例,并追溯至香港的4个酒吧,不过最终的源头并未得到确认。在这106个病例中,73例主要为酒吧病例,感染了39名顾客、20名工作人员和14名音乐人;其余33例为家庭、工作和社会接触中的二级、三级和四级传播。在研究期间,这一聚集性感染占当时香港所有病例的10.2%(106/1038),且占所有本地SARS-CoV2感染的32.5%(106/326)。
{{财富通}}
他们在所有51个聚集性感染(n=309例)事件中确定了4-7个超级传播事件。事实上,研究团队估计结果显示,在感染新冠的病例中,19%的病例是香港本地80%病例的来源;而有69%的病例没有传播给任何人。 研究还发现,与家庭内传播相比,社会中的超级传播更为显著,是感染者继发传播的主要途径。而尽管一个感染者被隔离后传染给其他人的几率减少至14.4(95%置信区间,1.9-107.2),减少发病和病例确诊之间的延迟并不能减少继发病例。 总的来说,SARS-CoV-2感染的传播能力存在很大的异质性,因此有可能发生超级传播。超级传播对当地SARS-CoV-2的控制提出了相当大的挑战,因为它们可以迅速压垮接触追踪控制能力,尽管大多数感染者会产生很少或没有继发传播,但其中一小部分人可以产生许多次感染。
{{财经网站}}
研究团队最后建议,假设疫情彻底消除目前是不可能的,公共卫生当局应集中精力迅速追踪和隔离接触者,同时针对酒吧、婚礼、宗教场所和餐厅等社会场所实施限制措施,以最大程度减少超级传播事件的风险和抑制SARS-CoV-2传播。
{{大智慧官网下载安装}}
他们认为,在没有有效和广泛可获得的疫苗之前,世界各地实施和延长社交隔离政策和限制等公共卫生措施对控制COVID-19至关重要。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推荐阅读>>>
>